“親愛的里昂,照片和視頻已經收到,非常感謝你在青奧會期間為我們團隊所做的一切,孩子們想念你。”10月17日,東南大學交通學院研二學生陶濤收到一封來自盧旺達的特殊電郵。這封郵件將他的思緒拉回到今年夏天那段閃閃發亮的日子。
  青奧會期間,陶濤先後擔任尼日利亞和盧旺達代表團的NOC助理。NOC助理直接服務於外國代表團官員和運動員,在2萬名青奧會賽會志願者中,是最能展示志願者形象的崗位,選拔也最為嚴格。然而,這個聽上去“高大上”的崗位,卻有著不為人知的辛苦:聯繫訓練場、訂餐、訂酒店、陪同出行、查閱賽事活動信息等等,工作瑣碎繁重,服務時長,相當於代表團的“全職保姆”。8月13日,陶濤接手尼日利亞代表團。整整一天,頂著烈日,他陪著代理團長卡米在服務中心和歡迎中心來來回回走了十幾趟,終於順利辦結入駐手續。
  因文化差異,非洲代表團對時間的“理解”,一度讓陶濤很是頭疼。“帶盧旺達團隊去參加自行車比賽的時候,約好9點鐘見面,他們將近10點鐘才到。”陶濤說,在盧旺達的“時間概念”里,9點鐘就是9點到10點之間的意思。為此,每次活動都要跟團長確認多次,確保零差錯。
  “我們一般5點半從學校出發,6點到達青奧村吃早餐,但每次大家約陶濤吃早餐的時候,他已經開始工作了。由於時差原因,盧旺達的隊員們都在下午吃午餐,作息和我們完全錯開,陶濤一直陪著他們,隨身帶些餅干充饑。我們都是工作三天休息一天,而陶濤從8月10日上崗直至青奧會結束,只休息了一天。”陶濤的學弟、在志願者管理團隊服務的劉歡歡回憶說。
  十幾天的朝夕相處,在盧旺達代表團的小運動員們眼中,陶濤不但是一個優秀“中國管家”,更像他們的大哥哥。離別之際,尼日利亞代表團團長贈送了陶濤一條寫著“I love Nigeria”的綠色加油巾,並邀請陶濤去尼日利亞做客。盧旺達代表團團長則贈送了陶濤一件巴西隊的球服,因為團長本人是巴西隊的球迷。“加油巾現在掛在我的床頭,球衣每次踢球的時候都會穿。”陶濤說,從開始的不適應,到慢慢的磨合,再到最後和代表團團員們成為很好的朋友,這段經歷對自己而言珍貴而特別。
  青奧會早已結束,陶濤作為NOC助理的職責卻沒有結束。盧旺達團團長髮來郵件,希望找到在南京接受媒體採訪的視頻。陶濤立即聯繫相關媒體單位,第二天就把視頻鏈接地址發了過去。得知盧旺達的小運動員們正在備戰里約奧運會,陶濤第一時間發去了來自中國南京的加油和問候。
  “在志願服務中,我收穫了很多感動和快樂,志願服務成了我的一種本能。”陶濤說,2010年念大二的時候,他就主動赴甘肅天水看望“春蕾女童”;大四那年,他與同學自發成立幫助自閉兒童的校園社團,每周都去南京啟明星益智兒童中心陪伴自閉症兒童;本科畢業後,他還申請到江西共青城支教一年。
  像陶濤這樣的青奧會志願者,東南大學還有800多名,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——蒲公英。青奧會志願者部部長助理王鵬說,以陶濤為代表的志願者們,正像這蒲公英,帶著一把把小傘飛到各個志願崗位上,在城市的各個角落傳播志願精神,讓青春閃光,讓人生難忘。本報記者 鹿 琳  (原標題:願做“蒲公英”上一根小花蕊)
創作者介紹

紐約遊學-自助家遊學網

zb90zbmd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