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一樣的第一夫人--周美青「那天,我接到『 周 小姐』的電話…」半年多來,周美青為善不欲人知,投入原住民教育,這裡沒有「酷酷嫂」,只有義工美青姐姐開朗陽光的笑容,素顏、短髮、牛仔褲、平底鞋,荒野中的第一夫人,沒有秘書,絕不干政也不愛曝光,除了一個人的晚餐和一隻狗,最愛擁抱一群孩子… 這一周,是驚心動魄的一周。前第一家庭四大弊案首度偵結,厚厚起訴書,將過去聽聞中的金權遊戲是如何鉅細靡遺地在官邸和總統府上演,活生生、赤裸裸地攤在眼前,高潮迭起、誇張至極的情節,讓人瞠目結舌。 特別是前第一夫人吳淑珍向企業索賄、大舉透過人頭進行海外港式飲茶洗錢之行逕,「冠絕海內外」,起訴書中更指吳淑珍利用總統夫人地位,在官邸內任意指揮政府官員、大肆干政,嚴重紊亂行政體制,貪婪成性,濫用權勢,敗壞官箴,品性甚差…幾乎所有言語都無法形容吳淑珍的罪惡。 這就是我們的第一夫人?台灣社會的道德,怎會淪喪至此?台灣社會再也沒有價值的標準? 自從我離開《中國時報》,在這人生「空白」的三個月中,我有幸參與了原住民教育社團,得以有機會聽聞、從旁觀察周美青與許多原住民孩子、社團負責人的互動與對話,我很高興記下這些有關周美青的小故事,在這混沌不明的年代,我得以向讀者訴說的是不一樣的第一夫人的故台北港式飲茶事。 周美青有著和吳淑珍一樣的爽朗,在最開始時,都擁有不輸給總統的民間聲望,吳淑珍曾是陳水扁的「王牌」,每當陳水扁政情告急時,總是要抬出吳淑珍;馬英九每到關鍵時刻,必定是請出周美青「吸票機」;吳淑珍住在深宮,拒作怨婦,而周美青也不願當個被禁錮的總統夫人。 吳淑珍足不出戶,卻操控海外密帳,直接向企業開口要錢,並指揮行政院官員,貪得無厭地追求金錢;而周美青則從不介入政務,其對公私防線之徹底,可謂做到堅壁清野的地步,連近三十年的老朋友都沒有她的手機,也不接外界打給馬英九的電話,她不愛名牌、股票、也沒有貴婦團,更不愛與企業界交往京站美食,她絕不可能讓人有機會可以透過她去影響馬英九。 這二百多天來,周美青在做什麼事?跟那些人互動?周美青被迫放棄職業後,很少公開曝光,真的是個沒有聲音的第一夫人?只能在官邸過著一隻狗和一個人的晚餐?都讓人十分好奇。 周美青卻把心力投入在最偏遠、最弱勢的兒童教育上,她沒有秘書,沒有架子,也鮮少人知道,她輕車簡從走進山林海邊,只要有危難,她立刻伸出援手;周美青話雖很少,但對孩子親切溫暖,對一般人民關心,她是最接近權力核心的女人,卻走進荒野,擁抱孩子,在這裡,沒有第一夫人頭銜,沒有「酷酷嫂」,只有原住民口中的「美青姐姐」及默默付出宜蘭民宿的「 周 小姐」。 台灣社會為了一個貪腐的第一夫人付出極大的代價,如今,我們可以很大聲的說,台灣社會終於有一個呵護、代表台灣善良人民的那些價值的第一夫人。 她是最當下最接近權力核心的女人,她卻選擇走進了荒野擁抱弱勢,更對他家那口子馬英九如此評論:「他是台灣最需要加油的人!」不一樣的第一夫人,給了另一種故事。 這樣的故事,已刊載於剛上市《非凡新聞周刊》第140期,我很高興,能有這樣的題材,做為復出江湖的第一篇大專題!

zb90zbmd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